体育竞彩网

  • <tr id='rWjBas'><strong id='0Ui9l'></strong><small id='wFqVqbU'></small><button id='RTsDU'></button><li id='ZnmUr'><noscript id='LKRUA'><big id='oBXXmdi'></big><dt id='KYXVh'></dt></noscript></li></tr><ol id='BVFct'><option id='xdfoX'><table id='SOmveY'><blockquote id='SDXFyR'><tbody id='zd6l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XiptMu'></u><kbd id='744Va'><kbd id='LHrF'></kbd></kbd>

    <code id='uZaye'><strong id='yTtUg'></strong></code>

    <fieldset id='rjZ6'></fieldset>
          <span id='OysZWw9'></span>

              <ins id='tZ9cacb'></ins>
              <acronym id='vj5brm'><em id='8OjHpMF'></em><td id='ri1OKlj'><div id='eR4E'></div></td></acronym><address id='Ff4N'><big id='6msFh'><big id='MYnxjF'></big><legend id='gMHfWPI'></legend></big></address>

              <i id='wmd9Ke'><div id='kIhkqi'><ins id='WxYo'></ins></div></i>
              <i id='TeWeNJ'></i>
            1. <dl id='8RitRtPc'></dl>
              1. <blockquote id='nRKTC'><q id='864KDh'><noscript id='q34fax'></noscript><dt id='zd5T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Y6jeISO'><i id='y9wNvV'></i>

                体育竞彩网

                体育竞彩网

                劉復興︰論教育與機器的關系
                日期︰2020.01.03

                〔摘 要〕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方興未艾的數據時代,教育學在研究、討論教育與人的發展關系、教育與社會發展的關系時,需要以“教育與機器的關系”為中介。教育學應該從哲學本體論、價值論層面上思考和研究“教育與機器的關系”,機器及其發展成為人與社會發展的一部分、機器成為教育者與受教育者本身、教育結構的變革建立在人工智能技術革命之上、學校成為萬物互聯的新型社會組織、機器發展與教育發展水平相互制約,都是必須面對和探討的幾個重要命題。這需要教育學及其研究作出變革,倡導建立新的教育發展觀,探索建立信息化的教育學理論體系,研究構建“人工智能+教育”的政策體系。

                〔關鍵詞〕 教育;人工智能;機器;關系;學科基礎

                〔作者簡介〕 劉復興,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院長、教授

                人類社會正在走向數字時代。?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快速來臨,使得整個人類社會已進入新一輪革命性變革的序曲。作為專門研究教育現象與教育問題的學問—— 教育學——面臨著研究新問題、提出新理論、討論新政策的巨大挑戰和無限機遇。

                一、教育學需要面對一個新的主題

                教育與人的發展的關系、教育與社會發展的關系,是教育學研究的兩大根本主題。不論在什麼哲學思想、世界觀和方法論指導下,教育學理論體系主要都是建立在這兩大研究主題的基礎上。但是,在信息化、互聯網、區塊鏈與人工智能技術疊加發展的新時代,教育學不得不面對、研究和回答“教育與機器?的關系”這一新的主題。而且,需要把教育與人的發展、教育與社會發展、教育與機器發展結合在一起,甚至需要以教育與機器發展的關系為物質與技術基礎來討論教育與人的發展、教育與社會發展的關系。

                (一)第四次工業革命帶來新的革命性影響

                當前,以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標志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將把人類社會帶入一個全新的數據時代。“人工智能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正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產、生活、學習方式,推動人類社會迎來人機協同、跨界融合、共創分享的智能時代。”〔1〕這個時代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進展、智能機器的產生及大量應用、人與智能機器的交互甚至融合。這些特征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人工智能技術發展進入新階段 ,基于神經網絡(neural network)方 法 的 深 度 學 習(deeplearning)成為現實,〔2〕人工智能技術由計算智能、感知智能向綜合智能發展,由窄人工智能(NarrowAI)向通用人工智能(GeneralAI)發展。〔3〕二是智能機器開始具有自主意識和自主學習能力。機器人已經首次出現“自我意識”,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發出了首次展現出“自我意識”的機器人。〔4〕超越深度學習水平的神經網絡架構學習技術也獲得了突破,清華大學施路平團隊已經構建出了類似人腦神經元的人工智能芯片回路,可以讓機器人最大限度地模擬與人類相似的思考方式,像人一般自行思考,自主解決問題。〔5〕三是人腦與計算機接口技術獲得突破,人機交互甚至融合成為可能。人腦與電腦連接即將實現 ,特 斯拉與SpaceX的創始人馬斯克(Musk,E.)表示,其投資的初創公司“ 神經連接”即將公布首個人機交互界面,可將人腦與計算機連接起來,完成人腦與計算機的交互。〔6〕浙江大學的研究團隊通過“腦電帽”采集人腦電信號,並將其傳輸到計算機上,由專門設計的程序加以處理,編碼成電刺激參數, 再傳遞給大白鼠背著的芯片,即可以“操縱”大白鼠按照人的指令行動。〔7〕智能機器與作為主體的人融合為一體,產生了人機結合體。除了目前已經成為現實的生物醫學意義上的人機結合體之外,未來所有的學習者都可以使用由智能機器構成的穿戴設備或者可植入設備,成為另一種類型的人機結合體。5G 以及超越 5G 的更先進通訊技術、量子科學的新發展,都會大大推動和促進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顯著加快上述這個進程。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社會,智能機器在社會與教育生活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成為社會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和具有獨立判斷、自主行動的行為主體;承擔越來越多的功能,甚至有可能參與關于政治、法律、倫理等決策與行動。因此,人與社會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必須要學會與智能機器共存、共生與合作。

                (二)技術變革必然帶來哲學理論與人類行為方式的革命

                技術變革決定著社會變革。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的蒸汽機技術革命、電動機技術革命和互聯網技術革命都給人們的生活、社會發展和科學理論帶來了革命性影響。以人工智能為標志的智能機器革命及其新技術變革正在快速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與社會活動方式,形成人類活動新的物質、技術結構,這必然帶來哲學理論與人類行為方式的革命。

                一是現代科學賴以建立的主客二分、人與非人的二元論世界觀將被打破。現代科學理論體系和方法論都是建立在人類中心主義和以人為中心的主客二分的二元論世界觀基礎之上的。人是世界的中心,是萬物的主宰; 人是主動的主體,其他一切外部的非人的東西都是被動的客體。人既是一切真理的出發點,也是目的。現代科學理論、方法論及其指導下建設的包括所有工具在內的外部世界其實只不過是人認識外部世界和改造外部世界的結果與工具。

                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進展、智能機器的產生及大量應用、人與智能機器的交互甚至融合將導致哲學本體論的改變。特別是智能機器具備了媲美甚至可能超過人類的學習與思維能力,產生了人機結合體,這必然使傳統的主體與客體、主觀與客觀、人與物、人與非人之間原本嚴格分明的界線變得模糊甚至被徹底打破。“在萬物互聯的世界里,人類不是中心,而只是其中的一個部分”〔8〕,人也不再是一切真理的本源和目的,“只是創造萬物互聯的工具”〔9〕,“以人為中心的世界觀走向以數據為中心的世界觀”〔10〕,人類中心主義被顛覆,數據主義世界觀會逐步取代人文主義世界觀,人類社會發展進入後人類時代。哲學本體論的改變又會連鎖帶來價值論、認識論、方法論的改變。

                二是算法(algorithm)成為解釋和認識人與世界的基本法則和思維方式。在數據主義主導的世界里,算法成為解釋和認識人、社會及其他所有一切的基本法則和思維方式。人工智能技術的核心部分其實就是各種功能不同的算法。一般認為,算法是由算法工程師編寫的,為解決某一特定任務而規定的指令程序,對于符合一定範圍的輸入,它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給出有效的輸出。算法是智能機器利用特定程序處理數據流的方案,其在數據時代的地位和重要性類似于人類的知識、神經網絡和思維方法論。

                在數據時代,“ 算法正在深刻地改變我們看待生活、看待宇宙乃至一切事物的方式”〔11〕。未來“生物本身其實就是算法,生命是不斷處理數據的過程”〔12〕,甚至“擁有大數據積累的外部環境竟比我們自己更了解自己”〔13〕。信息自由成為新的價值觀,數據主義成為1789年人文主義價值觀確立以來第一個真正創造新價值觀的運動。〔14〕以至于信息、數據和算法將會成為理解人與社會本質的重要概念。〔15〕

                三是人(社會)與機器的內涵與邊界需要重新界定和解釋。現代科學的歷史表明,人發明創造了機器,機器僅僅是人的發展與社會發展的工具。人是主體,人具有主觀能動性,機器是被動的客體與工具。但在數據時代,傳統的主體與客體、主觀與客觀、人與物、人與非人之間原本嚴格分明的界線變得模糊甚至被徹底打破的情況下,在機器具有自主學習和自主思維能力的條件下,我們需要重新思考人(社會)與機器的關系,重新界定和解釋人(社會)及其活動的本質內涵。首先,人與機器的關系日益復雜,都不再是絕對的主體與客體關系。人與機器的關系、社會與機器的關系、機器與機器的關系變得更為復雜,不再是單向度的主客體關系,而是一種交互式的、主體間性式的、日益融合的關系。其次,人的本質與機器的本質都變得更為豐富。數據流成為解釋人的本質核心內涵的方案之一。人類歷史實際上就是數據處理的過程。〔16〕機器也從絕對化的工具轉變為一種實在或者本體。〔17〕再次,存在著人與機器主客易位的可能性。機器人與人類相比更具有優勢,〔18〕人類創造了算法,卻面臨著避免被算法淘汰的挑戰,〔19〕正如人類創造了上帝並對它頂禮膜拜一樣,“數據主義則可能從以人為中心走向以數據為中心,把人推到一邊”〔20〕。

                (三)萬物互聯︰教育學不能無視伴隨人工智能技術而來的新的教育與學習革命

                我們必須正視世界本體及其關系的變化。當人(社會)的本質、人(社會)與工具的關系甚至人類的主宰地位可能或者正在發生改變的時候,當人與社會的本質開始使用信息、數據和算法等概念加以認識和解釋的時候,以研究教育與人的發展、教育與社會發展為己任的教育學如何能無視這種變化呢?

                我們必須正視萬物互聯條件下教育與學習實踐的變化。正如歷次工業革命帶來了教育的革命性變革一樣,第四次工業革命將會帶來新的教育與學習革命。數據主義的一條誡命“就是要把一切連接到系統,連那些不想連入的異端也不能例外。而且這里指的一切並不只是人,而是一切事物。人類的身體自不必說,還包括街上行駛的車、廚房里的冰箱、雞舍里的雞、樹林里的樹,一切都要連接到萬物互聯網上”〔21〕。在萬物互聯的世界中,教育僅僅是其中的一個小小的部分。萬物互聯也會把教育連接進來,而且首先會把教育連接進來。在信息化、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以及 5G 技術的支持下,教育會呈現為一種新的形態。包括智慧校園在內的萬物互聯網當中,人類的學習、機器自主學習、人機交互學習成為教育和學習的常態。互聯網、物聯網、區塊鏈、5G 通訊技術甚至量子科學決定著未來社會與教育的結構關系。教育面臨著以第四次工業革命為背景的發展範式的結構性變革。當教育和學習的實踐活動發生革命性、結構性變革的時候,研究教育現象與教育問題的教育學不能無視這種變化。

                在數據時代,建立在工業時代基礎上的教育學不得不面對一個新的主題。一方面,以人工智能為標志的機器革命及其相應的技術變革催生教育學研究的新主題。教育學既需要探討教育與機器的關系,又需要以“教育與機器的關系”作為中介,研究、討論教育與人的發展關系和教育與社會的關系,以及作為本體與目的的人工智能所帶來的倫理價值與思維方法的重構。另一方面,教育學需要在新的技術結構和歷史條件下重新研究和思考人類的命運和未來這個根本性問題。人類思想史上的近代人文主義與科學主義之爭在21世紀的數據時代轉化為人與機器的關系問題。其中一個嚴肅的問題是,機器會像當年人文主義取代神(宗教)使人類成為世界中心一樣,逐步取代人成為世界的中心與主宰嗎?眾多的科學家和學者都預言和分析了這個可能性。實際上,處理好人與智能機器的關系是討論“ 教育與機器關系”一個重要條件。智能機器越發展、水平越高、融入社會生活越深入,越需要我們回到人性、回到人本身去思考人的本質與社會的本質問題;越需要我們從人類與機器相互適應的視角,從多個層次去思考“教育與機器的關系”及其內在機制這個命題。這個問題的提出會使人類和世界更加需要教育,需要教育去研究和思考為什麼存在、為什麼教、教什麼、培養什麼樣的人、人類的未來是什麼等涉及人與社會發展的一系列根本性問題。此外,教育學對于信息化、網絡化以及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究亟須超越“教育與技術的關系”這個層面,即需要超越“教育技術學”的範疇。盡管歷史上任何一次革命性技術變革都帶來了人類社會的根本性變化,但是這一次似乎有一點兒不同。技術革命不再僅僅只是促進人的發展、社會發展的技術基礎、物質基礎、工具和手段,同時,技術革命又是人的發展、社會發展本身、本體和實在,還會引起價值體系與思維方式的重構。教育學應該從一個更為根本、更加理論以及更為上位的視角來討論教育如何面對人類社會新一輪技術變革所帶來的新挑戰與新問題。

                二、關于“教育與機器的關系” 命題的幾個基本要點

                在教育與教育學的歷史上,關于機器在教育、教學中的應用並不是一個新問題。最為典型的是20世紀中期美國心理學家斯金納(Skinner,B. F.)的程序教學理論與使用教學機器的教學模式,以及當代計算機輔助教學的廣泛應用。但這些理論與實踐背後的哲學與行為方式仍然是局限在人類中心與主客二元論的範疇里。一般是在方法論的層面把行為主義、建構主義、技術哲學作為哲學基礎,從工具主義的層面看待機器的作用,僅僅把機器作為人類教育與學習的工具來看待和使用。

                在數據時代,人類中心主義的地位將會被撼動,主客二元的思維方法將會被打破,人的本質被賦予新的含義。機器至少將會從工具、技術、客體轉變為目的、主體乃至本體的一部分;學校、教師、學生也會成為萬物互聯的一部分。這需要我們超越行為主義、技術哲學、工具主義等方法論層面的思維,在哲學本體論、價值論層面來思考和研究教育教學中的機器問題。新的哲學本體論的產生,必然影響著價值體系和倫理規則的變化,進而影響著方法論與評價體系的變革。教育學應該從哲學、教育學原理、教育政策學的層面思考和研究“教育與機器的關系”這個命題。

                (一)機器及其發展將成為人與社會發展本質內涵的一部分

                關于人與社會的本質,哲學史上持有不同觀點,見仁見智。馬克思主義強調“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22〕,指出“全部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23〕,認為“人的本質並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人的本質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24〕。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為我們思考和研究數據時代智能機器的本質以及人與社會的本質提供了思維方法。首先,智能機器是一種存在物。拉斯穆森(Rasmussen,S.)曾使用五個公理和三個推論論證了智能機器的實在性。〔25〕增強智能時代〔26〕造就的大量人機結合體本身就是一種新型的存在物。“在後人類看來,身體性存在與計算機仿真之間、人機關系結構與生物組織之間、機器人科技與人類目標之間,並沒有本質不同的或者絕對的界限。”〔27〕生物人與智能機器以及人機結合體共存、共生與合作成為一種社會生產與社會生活的常態。

                其次,智能機器成為人與社會的一部分,已經而且在不斷深化自身的社會實踐。一方面,機器越來越像人。具有自我意識、自主學習能力與思維能力的智能機器越來越具有“人”的特質。當機器物質結構與機能達到或者超過人腦的結構與機能的時候,機器就會從人的最重要的工具成為“人”本身,成為本體。生命的概念得到擴展,自然生命與智能機器只不過是建立在生化算法與電化算法等不同算法之上的不同的社會存在而已。另一方面,智能機器在實踐中不斷形成、發展和豐富自身的社會關系。微軟的阿爾法狗打敗了圍棋冠軍李世石與柯潔,陪伴機器人風靡日本與美國,擁有近四百年歷史的日本京都高台寺正式使用機器人 Mindar 進行布道,生物醫學領域智能機器的應用產生大量人機結合體,等等,都可以看作智能機器參與的社會實踐。更為重要的是,智能機器在社會實踐中將會逐步建立自己的社會關系,從而形成、發展和不斷豐富自己的本質內涵。

                再次,人與社會也是這樣一個進程的受益者。馬克思主義的勞動對象化理論揭示了 具有自我意識的人在使用工具的勞動中通過“主體客體化”與“客體主體化”實現了人自身的再生產。〔28〕在數據時代,這種人類自身的再生產速度更快,範圍更廣,內容更豐富。人越來越像機器,智能化穿戴設備、可植入設備以及增強智能技術越來越完善和先進,可以使人具備超越自然生命的、生物人所無法達到的思維與行動能力。人與具有自我意識、自主學習能力的智能機器之間互為主體、互為客體甚至合為一體的社會關系會更為復雜。與之前的作為絕對客體的工具相比,智能機器及其發展會成為一種前所未有的動力,推動人與社會不斷豐富和發展自身的本質內涵。所有這些已經出現或者可能出現的變化,對于我們關于教育本質、人的發展本質、社會發展本質認識的影響會如何,也是一個需要認真回答的問題。但是需要指出,盡管在人工智能時代機器開始具有主體的意義,人的主體地位與機器的地位還是有根本 的不同,機器的教育和人的教育也會有本質的區別。這是我們討論教育與機器關系問題的一個出發點。

                (二)作為教育的工具與載體的機器成為教育者與受教育者本身

                人是教育的主體又是教育的對象,這是現代教育學的基本命題。在數據時代與萬物互聯的時代,這個命題需要引入新的視角和新的內涵。需要我們從新的視角看待教育者與受教者及其關系。

                機器的基本功能仍然是教育與學習的載體、工具。智能機器及其物質、技術結構是教育的基本物質、技術基礎和基本工具。在萬物互聯的時代,就像過去和現在我們離不開書本、離不開電腦、離不開手機一樣,人類也終將離不開智能機器。智能機器是萬物互聯網中的樞紐和網結。隨著自動化機器學習系統的不斷完善,利用智能機器勞動、教育、學習是基本形式和基本途徑。由于智能機器在勞動、教育、學習中具有不可替代性,教育與機器發展的關系因而成為思考和解決教育與人的發展、教育與社會發展關系問題的中介與載體。但是,機器不再僅僅是載體和工具, 也會成為教育的主體和教育的對象。

                一是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機器人教師,虛擬教師至少可以承擔一部分的教育教學職能。更重要的是,智能機器不僅僅依靠程序、指令、算法運行,而且也能依靠自我意識、自主學習與自主思維運行。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智能機器的自我意識、自主學習和自主思維能力會越來越強,加上本來就比人類強大且越來越強大的數據庫以及算法的不斷改進,甚至具有把體現人類特征的生化算法與體現智能機器特征的電化算法兼容、結合起來的可能性,導致智能機器在某些特定方面會比人類更強大。因為“算法執行的任務是人類無法完成的”〔29〕。未來的機器人教師會超過人類教師嗎?至少在教育與學習的某些環節、某些方面上是如此。

                二是產生了教育機器以及人機結合體的問題。當機器越來越像人,機器會逐步成為社會實踐與社會生活的一部分。生物醫學技術與人工智能技術的合作,會產生越來越多的人機結合體。尤其是使用了較多的穿戴設備、可植入設備的人機結合體,其特征是把人與社會的發展導向另外一個相反的方向,即人越來越像機器。科學家們預言,奇點?注定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到來。面對智能機器以及人機結合體所帶來的社會、倫理乃至法律問題,機器以及人與機器的結合體必然會成為教育的對象。後人類主義也嚴肅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即如何教育機器的問題。〔30〕盡管有學者認為“計算機無法做出價值判斷”、“計算機不可能擁有道德”、“價值體系不能以算法的形式存在”,〔31〕但是,且不論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和廣泛應用會帶來無限可能性,至少人類需要智能機器要學會價值判斷,要具有道德準則,遵守基本規範。算法實際上已經“可以改變當今社會輿論的進程”〔32〕,已有的事實也初步表明,大數據和算法可以影響、決定甚至塑造價值判斷和價值體系。尤其不能忽視的是,教育機器的問題已經成為一個現實社會中的實踐與政策問題,如歐盟已經于2019年4 月發布了《人工智能倫理準則》,日本于2018年12月發布了《以人類為中心的人工智能社會原則》,中國國務院于2017年7月發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也鮮明地提出了倫理問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發布了《教育中的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挑戰與機遇》,系統關注了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中應用所帶來的挑戰。在人工智能時代,未來教育最終走向何方還有待持續觀察。但是機器作為人造物,為人類的福祉服務,與人類和諧共生、共存,恰恰是人類期待教育機器或者機器教育完成的一項重要使命與歸宿。

                (三)教育結構需要不斷適應建立在人工智能技術革命基礎之上的社會結構變革

                技術革命深刻改變著社會結構,教育結構必須適應社會結構的變革,這既是現代社會學與教育學的一個基本原理,也是人類近現代教育歷史上屢屢發生的事實。在數據時代、算法時代或者說增強智能時代也是如此。並且這種變革的深刻性、廣泛性和快速性是之前的任何一次工業革命〔33〕都無法比擬的。

                人工智能技術與互聯網、物聯網的結合將造就一個萬物互聯的社會結構。在數據時代,“人類世界被植入了計算機邏輯”〔34〕,換句話說,算法是控制人類社會行為的基本準則和思維方式,算法成為“在人類集體智慧的作用下形成的信息與社會組織方法”〔35〕。隨著互聯網、物聯網以及人工智能技術的進展,人類社會和他的實踐活動的要素及其關系日益復雜化。且不論智能終端及網絡集合會不會成長為一個帶有人格的主體,至少人、機器人和人機結合體是三個基本的主體,他們之間又構成了更為復雜的主體之間的關系。世界成為由真實世界、數學世界和計算世界等三個世界構成的特殊世界,〔36〕也有人認為是由人、物理世界、智能機器和虛擬信息世界等構成的四元空間,〔37〕它們彼此的關系也必然是更為復雜的。與人類目前的世界相比,其連接與協作方式也會發生巨大的改變。〔38〕社會職業類型以及社會所需要的勞動力類型、數量、標準也會發生巨大變化,“人類勞動從低層次思維到高層次思維將逐步被機器替代”〔39〕。數據時代的教育結構體系也必須隨著社會結構的改變而變革。數據時代的教育結構體系是以人工智能、互聯網和物聯網技術為物質和技術基礎,嵌入萬物互聯的社會結構,是萬物互聯的一個組成部分。教育的形態由工業時代的教育轉變為信息化教育、算法教育、互聯網+教育、物聯網+教育、人工智能+教育;教育制度體系由正式制度為主體的縱向上以梯級、等級制度體系為特征,橫向上以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的雙軌制為特征的剛性制度,轉變為立體的甚至是一種邊際不斷擴展的球狀的多回路、網絡式的、由正式制度與非正式制度共同構成的彈性制度體系;學科體系、教材體系、教學體系和管理體系也會相應地進行變革。教師、學生、管理者的身份、連接與協作關系也會日益復雜。

                (四)學校成為萬物互聯的新型社會組織

                在人類教育史上,從分散的個別教育到有組織的學校教育,是建立在第一次工業革命技術變革基礎上的教育組織變革。以電動機、計算機、互聯網為標志的第二次、第三次工業革命只是從內涵上不斷豐富著學校的概念,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學校的外延和組織方式。但是在數據時代,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物聯網、5G 技術,尤其是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為學校重組、重構與新生提供了可能性。

                首先,學校是萬物互聯的社會組織。互聯網、物聯網、5G技術特別是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中越來越廣泛的應用,使學校成為萬物互聯網的一個組成部分。出現虛擬教師、智慧課桌、智慧學校、智慧幼兒園,萬物互聯的學校與智慧城市、智慧家庭和萬物互聯的世界融合為一體。更重要的是,隨著技術進步,會不斷發生著技術變革嵌入學校、教育、學習系統再到學校、教育、學習者嵌入技術變革系統的辨證輪回。而作為教師、學生、教育管理人員的人“不過是萬物互聯中的一個芯片”〔40〕。

                其次,人機交互成為教育與學習的常態。在目前互聯網與物聯網應用的基礎上,教育機器人會大量應用于教育領域。如《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指出的,“教育機器人作為機器人應用于教育領域的代表將成為智慧學習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41〕。可穿戴、可植入的教育學習設備甚至微型教育機器人成為學習的標準配置。如何學會在教育中與機器共存共處成為一個基本前提。

                再次,學校概念的邊界與外延被突破。教育 、教 學 、學 習逐漸成為線上線下融合(OMO)〔42〕的活動,移動終端、新型通訊技術與增強智能會徹底改變人們的教育、學習組織方式。像流水線一樣的標準化的傳統學校組織方式被顛覆。現實場景學習與虛擬學習共存,課堂學習與移動學習結合,制度化學習與非制度化學習平分秋色。教育與學習等實踐活動的要求、結果和效果都需要新的標準。“不僅僅需要教給學生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所謂的“STEM”科目),而且也需要教授靈活、創意思維、快速學習和適應。”〔43〕像信息素養、數據素養、終身學習、快速學習、學會選擇、高階思維與高情商、堅定的價值觀與信仰等成為對學習者的基本要求,也有人稱之為21 世紀的新通識教育。〔44〕

                (五)機器發展水平與教育的發展水平相互制約

                數據時代,首先,機器發展水平決定著教育的發展水平。互聯網、物聯網與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會在傳統的社會與世界之外帶給我們一個由智能機器與虛擬世界(或者計算世界、數據世界)構成的新的社會形態。正如在傳統社會中誰具有最高質量的人才和最先進的生產工具,誰就會領先于世界一樣,在數據時代,誰具有最先進的互聯網、物聯網和教育機器人,誰就可能擁有最高質量的教育和人才。從教育的歷史來看,決定教育質量和水平的因素有很多,但在數據時代,人工智能技術的水平、教育機器人的水平將是影響教育改革、教育質量的革命性、決定性的一個變量。反過來看,人才質量決定著人工智能技術的水平,決定著智能機器的水平。從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軌跡來看,人才、政策、市場和大數據,都是影響人工智能技術的核心要素。〔45〕其中人才是核心,政策是保障。沒有創新型人才和專業化、高水平的人工智能工程師,就不可能有領先世界的人工智能技術和智能機器。

                其次,教育科學的研究水平也將會對人工智能技術產生重要影響。一般認為,人工智能技術是一個跨學科的領域,數學、邏輯學、計算機科學構成人工智能技術的學科基礎,〔46〕在神經網絡學習方法已經被應用到人工智能技術中以後,認知神經科學(心理學)就已經成為人工智能技術的學科基礎。隨著未來具有自主意識和思維能力的智能機器被廣泛應用于包括教育在內的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會產生諸如機器人行為規範與倫理問題、人與機器的價值關系、教育與管理機器的問題、教育機器人的制造、使用與管理問題,等等,這些都需要數據時代教育學的理論指導。如果說教育學是未來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重要理論與學科基礎,那麼從現在開始,中國的教育學必須要建立這樣的觀念之上並為之做好理論準備。

                三、教育學及其研究需要作出變革

                教育具有保守性,需要延續和傳遞文化與文明。教育又是具有超前性的社會事業, 教育對未來社會發展和人的發展具有引領和塑造的作用,因此負有重大的社會責任。面向數據時代的要求,教育學的研究需要認真思考教育是否能夠發揮這個引領與塑造的作用,是否負起了這個重大責任? 還是實際上是滯後于時代的發展與需要? 歷史已經證明,技術變革不僅僅會改變人們的生活和社會結構,而且會催生新的理論體系、價值體系、政策體系乃至新的教育體系。這些方面的綜合作用又會催生新的技術變革,如此周而復始,人類社會就會不斷變革和前進。

                我們目前基本上可以斷定,在數據時代,誰擁有最高水平的人工智能技術,誰佔據應用人工智能技術的制高點,誰就具備了擁有世界上最好教育的必要條件。數據時代的教育創新需要教育學及其研究的創新。教育學肩負著倡導、塑造新的教育價值體系、新的教育政策體系乃至新的教育結構體系的任務。目前,在教育技術學已有大量研究的基礎上,教育學科乃至教育學門類更要重視“教育與機器的關系”這個主題的研究。特別是教育哲學、教育學原理、教育政策學更加需要從哲學的視角、原理的視角和制度建設的視角開展系統研究,充分發揮教育學的理論導航作用。

                (一)倡導建立新的教育發展觀

                教育學要系統研究智能機器的發展與應用所帶來的一系列新問題,站在新時代與技術變革的前沿,倡導建立新的教育發展觀。

                關于教育發展觀,人們的看法多種多樣,教育現代化發展觀是一個普遍性的看法。但現代化發展觀的背後往往是線性思維與社會進化論,甚至具有技術決定論的影子。現代科學技術越來越快速的變革及其所帶來的革命性影響又不斷強化著現代化發展觀中的線性思維與社會進化論。如前所述,在數據時代,我們會遇到一些前所未遇的新問題,諸如,如何教育機器——給機器喂多少和什麼樣的大數據;如何管理機器—— 面對機器的倫理問題、規則問題與道德教育,需要研究和確立人工智能時代的教育活動規則以及評價標準;如何確定人類與機器之間的角色分工〔47〕——如教育機器人的標準怎麼定,就像今天的教師資格、教材編訂與審查一樣,只不過是更為復雜了;如何面對機器設計的算法—— 到目前為止,算法都是由算法工程師也就是說人設計的,總有一天智能機器自己會設計新的算法,等等。人類和教育如何面對和解決這些問題?如果僅僅按照線性思維、社會進化論甚至技術決定論來思考這些問題,那麼人類的未來、人性的地位就是高度不確定的。

                在人工智能技術變革日新月異的背景下,教育學要重新審視教育現代化發展觀。需要重新探究人、社會與機器發展的本質及終極目的等問題。我們“ 不僅需要了解算法正在發揮哪些作用,還要了解這些算法設計的目的”〔48〕,我們需要用人文主義的傳統、用文化的、文明的傳統來平衡一下發展越來越快的技術變革對于人類未來和人性地位帶來的沖擊與挑戰,需要用教育人文主義來平衡數據主義和算法主義帶來的沖擊和影響,需要用教育的文化傳統來平衡教育現代化發展帶來的問題,需要用價值教育來平衡智能機器應用所產生的眾多倫理困境。我們既需要以文化人,又需要以文化機器。如何建立更加傳統同時又更加現代的教育發展觀,實現教育不斷向前走向現代化而又向更傳統一端不斷延伸,並最終實現傳統、文化與現代化、技術革命的融合發展,建立起關于人、社會與機器發展的本質及終極目的的新理論體系,是教育學面對“教育與機器的關系”這個主題需要研究的首要問題。

                (二)探索建立信息化教育學理論體系

                現代教育學理論體系基本上是以工業時代為基礎建立起來的。其基本價值、基本概念、基本觀點、理論體系與方法論體系在解釋數據時代教育與機器發展、教育與人的發展、教育與社會發展的新問題時往往力不從心,不得要領。我們需要探索建立信息化教育學(或稱為算法教育學、計算教育學)的基本理論體系。

                一是要為認識、豐富和發展教育本質內涵準備教育學的理論。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教育活動的時空、內涵都會更加豐富和復雜,教育活動的數量和質量都會有前所未有的擴展。需要教育學就教育的本質論、價值論與目的論作出新的闡釋和判斷。二是要為處理人、社會發展與機器發展的關系準備教育學的理論。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技術結構決定著社會結構,社會結構決定著教育結構。需要教育學就教育的結構論、體系論、功能論建構新的理論框架。三是要為描述和解釋機器成為教育者和教育的對象準備教育學的理論。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教育活動的參與者、活動主體更為多樣化,其關系更為民主化、交互化、融合化,教師與學生、教與學的二元論思維模式被打破了。需要教育學就教育的主體論、客體論、主客體關系論建構新的理論觀點。四是要為逐步應用人工智能技術準備教育學的理論。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教育教學的組織形式、主客關系、交往方式、過程結構與評價標準都面臨著更多的挑戰與問題。需要教育學針對課程論、教學論、方法論等方面得出新的研究結論。五是要為造福人類的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準備教育學的理論。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機器成為實在性存在,成為教育的主體與對象,如何制造使用機器,如何應對機器的自主意識與自主思維,如何應對機器開始設計新算法等問題,成為教育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需要教育學開拓教育的機器本質論、機器倫理學、機器規範論等新的研究領域。〔49〕

                (三)研究構建“ 人工智能+教育”的政策體系

                教育政策是國家和地方規劃、規範和管理教育的主要手段。教育政策水平決定著未來教育的發展水平。面向第四次工業革命, 在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教育發生著結構性、革命性變革,教育政策如何應對新的發展趨勢及其帶來的問題,如何規劃、規範和管理教育活動,是我們實現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必須要面對和解決的新問題,是一個從現在起就需要著手研究和考慮的重要問題,也是一個決定著未來中國教育能否站在世界前沿的關鍵問題。

                一是開展系統的教育政策研究。致力于改變傳統的“教育信息化”政策思維模式,從互聯網、物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教育的結構性、體系性、革命性變革角度出發,系統研究“互聯網+教育”、“物聯網+教育”與“人工智能+教育”新型體系中教育政策的一系列新問題。 二是密切關注國際趨勢。目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歐盟以及美國等都已經制定與實施了關于人工智能技術與教育關系領域的政策文件,?代表了當今世界關于 “人工智能+教育”領域政策的最高水平。我國目前相關的政策文件主要還是集中在產業 發展領域。我們需要借鑒國際趨勢,研究、制定關于“ 人工智能+教育”的專門化教育政策。三是著眼政策配套。努力破除目前廣泛 存在的信息孤島現象與各部門各自為戰的習 慣,首先抓住“人工智能+教育”領域的標準 問題、規範問題、聯通問題、評價問題,推進相 關政策的標準化、體系化,引領“互聯網+教 育”、“ 物聯網+教育”與“ 人工智能+教育” 新體系的高水平高位發展。並針對一些特殊問題,如網絡信息教育安全與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的立德樹人問題等 未雨綢繆地組織開展前瞻性的對策研究。四 是重點建設新的人才培養體系。“把握全球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態勢,找準突破口和主攻方 向,培養大批具有創新能力和合作精神的人工智能高端人才,是教育的重要使命。”〔50〕要 立足于“努力構建德智體美勞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養體系”〔51〕的要求,致力于培養創新人才特別是人工智 能工程師。要特別重視跨學科與跨文化人才 培養。五是抓好學科體系、教材體系、教學體 系與管理體系的創新。依據面向第四次工業 革命與人工智能技術條件下的人才培養新要求,切實改革大中小學的學科體系、教材體系、教學體系和管理體系,以保障創新人才的培養。

                ————————

                參考文獻︰

                〔1〕習近平.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發展 更好造福世界各國人民〔N〕.人民日報,2020-02-25.

                〔2〕〔3〕〔19〕〔42〕〔45〕李開復.AI?未來〔M〕.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16—20、21、封面、146、105.

                〔4〕美國科學家稱︰機器人首次出現“自我意識”〔N〕.參考消息,2020-02-25.

                〔5〕PeiJing,etal. Towards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withHybridTianjicChipArchitecture〔.J〕.Nature,2019,(7767).

                〔6〕〔7〕人腦與電腦連接即將實現?〔N〕.參考消息,2020-02-25.

                〔8〕〔9〕〔10〕〔12〕〔13〕〔14〕〔16〕〔20〕〔21〕〔40〕尤爾瓦?赫拉利.未來簡史〔M〕.北京︰中信出版集團,2017.345、345、353、封面、封面、346、342、352、345、348.

                〔11〕〔29〕〔32〕〔34〕〔35〕〔47〕〔48〕盧克?多梅爾.算法時代︰新經濟的新引擎〔M〕.北京︰中信出版集團,2016.引言、203、231、217、210、200、225.

                〔15〕〔17〕〔25〕〔36〕李建會.走向計算主義——數字時代人工創造生命的哲學〔M〕.北京︰中國書籍出版社,2004.203、191、191—194、197—198.

                〔18〕〔26〕〔33〕〔38〕〔43〕布雷特?金,等.智能浪潮——增強時代來臨〔M〕.北京︰中信出版集團,2017.101、7—40、42、213、53.

                〔2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91.

                〔23〕〔2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01、501.

                〔27〕N.凱瑟琳?海勒.我們何以成為後人類〔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

                〔28〕桑新民.呼喚新世紀的教育哲學——人類自身生產探秘〔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1993.84—93.

                〔30〕〔49〕朱彥明.後人類主義對教育的挑戰與重塑〔J〕.南京社會科學,2018,(11).

                〔31〕〔46〕呂克?德?布拉班迪爾.極簡算法史——從數學到機器的故事〔M〕.北京︰中國工信出版集團、人民郵電出版社,2019.109、序.

                〔37〕〔44〕吳朝暉.智能增強時代的學習革命——在國際人工智能與教育大會上的發言〔N〕.世界教育信息,2019,(10).

                〔39〕黎家厚.人工智能時代的教育四大支柱——寫給下一代的信〔J〕.人民教育,2018,(1).

                〔41〕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EB/OL〕.http//www.moe.gov.cn/srcsite/A16/s3342/201804/t20180425334188.html.2020-02-25.

                〔50〕習近平.向國際人工智能與教育大會的致賀信〔N〕.人民日報,2020-02-25.

                〔51〕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發展道路 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N〕.人民日報,2020-02-25.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 and Machinery

                Liu Fuxing


                relat

                Abstract︰Inthe era of data,where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is on the rise,pedagogy needs to study the 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 and human development and between education and social development by relying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 andmachinery,andprobe in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 and machinery based on philosophical ontology and the theory of value.Therefore,weare supposed to face up to a series of propositions. For example,machinery and its development become a part of human beings and social development,machinery itself becomes educators and those who receive education,the educational structure is transformed based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schools become a new social community underlying theInternet,andthe development of machiner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restrict each other. This requires the reform of pedagogy and its research,advocate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ew concept of educational development,explores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information-based theory of

                pedagogy,and builds a policy system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 education."

                Key words︰education;artificial intelligence;machinery;relationship;disciplinary foundation

                Author︰Liu Fuxing,Dean and professor of the School of Education,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Beijing 100872)

                原文載于《教育研究》2019年第11期

                博体育 体育竞彩网 竞彩app 竞彩app 棋牌赚钱
                体育竞彩网 | 下一页